杭州品牌驾校网内页横幅
你的位置:首页 > 学车资讯 > 正文

太原“李鬼”驾校人间蒸发学员何处讨说法

2011-6-9      阅读数:

  综合编辑:日前,家住太原市小店区的田女士打电话反映,她和一些学员去年在小店区宏鑫驾校报考机动车驾照,各缴费近3000元,还未参加考试,驾校就“人间蒸发”了,负责人弓海万、马隽也不见踪影。被骗学员中的李女士说,同样被骗的学员达60余名;知情人士则透露,被骗学员达80余名。  

 弓海万驾校给学员开具的收据上盖有模糊的“太原市宏鑫驾校财务专用章”,名片上的头衔却是“太原市时尚驾校副校长”  弓海万名片背面承诺该驾校为正式驾校  在小店区某超市上班的田女士说,她去年9月16日在小店区宏鑫驾校报名,交了2750元,负责收费的是一个叫马隽的女士。练了十来天车后,田女士腰部受风疼痛,无法继续学习,只好和该驾校王教练商量,打算过一段时间接着练,教练同意了。  2011年3月,身体恢复健康的田女士准备练车时,发现宏鑫驾校练车处根本没有车,她向校长弓海万了解情况。弓海万告诉她,教练有问题,被解聘了,请她去位于大吴村的练车点练习。田女士觉得大吴村距她家太远,想在她所住的李家庄练车点练习,弓海万答应了,说安排好后通知她。  

 

  久等无回音后,田女士再去该驾校了解情况,校长弓海万的儿子接待了她,也答应会把她安排在近处练车。几天后,等不到回音的田女士再去驾校时,发现驾校人去楼空。在驾校隔壁开美容院的李女士对田女士说,弓海万已经退了开宏鑫驾校时租的房子,驾校不办了。  田女士感觉如五雷轰顶,她迅速联系弓海万,却发现他拒听电话。田女士很是气愤——她说,她一个月的收入只有900多元,爱人收入也不多,还要供两个孩子读书,好不容易攒了近3000元报考驾校,却打了水漂!  

 

  田女士说,和她同期考驾照的学员们之间保持着联系,几个相熟的学员中,有人已经报案,警方未给出解决结果,她现在最期待的就是该驾校能把他们的学费退还给他们。  针对宏鑫驾校突然关门一事,在驾校隔壁开美容院的李女士说,她也是受害者之一。李女士去年年初买车后,就报考了家门口的宏鑫驾校。在报名参加理论考试时,她才知道宏鑫驾校并不是弓海万开办的,弓海万只是挂靠在宏鑫驾校、时尚驾校等驾校下面,自己开了培训点。每逢考试时,他就四处带着学员找有资质的驾校去报名。  为报名参加理论考试,李女士费了很多周折,有一次她向弓海万发火,责怪其无资质还要收学员。弓海万则告诉她,她能被挂靠到其他驾校考试已经很幸运了,还有60余名学员找不到挂靠点、无法参加考试呢!  

 

  李女士说,她的店铺就在宏鑫驾校隔壁,宏鑫驾校的动态她一直关注。当她发现这个驾校办不下去时,弓海万还在继续招收学员。今年4月初,弓海万准备搬走时,她去追问接下来的考试怎么继续,弓海万还一再向她承诺,说他虽然要搬走,但会对学员负责,会逐步帮助学员报名,使其考完其它课程,顺利拿到驾照。李女士听到弓海万这么说,稍稍放心了。谁知弓海万和马隽从此消失了踪影,电话也拒绝接听。李女士只好四处找人托关系报考,花费五六千元,但至今尚未拿到驾照,新买的汽车只好闲置。  王教练:作为朋友曾帮助弓海万 如今不知其踪  

 

  曾在宏鑫驾校任教的王先生说,他和弓海万之前是不错的朋友,所以到其驾校任教,从2006年干到去年年底。从去年开始,弓海万的驾校实在办不下去了,连他的工资也发不出来。他念及朋友情谊,不要工资,还自己贴上油钱撑下来。今年,弓海万和马隽突然消失,他现在也联系不到他们——弓海万的手机转接到“移动秘书”,一直拒绝接听电话;马隽则将别人可以联系到她的宏鑫驾校办公电话停机(马隽未公开手机号码,自称无手机)。  王先生说,和弓海万当朋友这么多年,他知道弓海万所开的驾校一直都是挂靠在有资质的几所驾校上,弓海万只是自己买了两部车供学员练习。后来,挂靠费越来越高,弓海万交不起挂靠费,没办法安排学员考试,就“拆东墙补西墙”,结果“窟窿越捅越大”,实在干不下去了,只好一躲了之。现在,弓海万欠着汽修厂、其他驾校和个人不少钱,这些地方都在向他索要。有的债主还将弓海万的身份证和车扣押,没有身份证,弓海万没法出门,但不知具体躲在哪里。王先生虽然知道弓海万父母的住处,但他不忍心去打扰年迈的老人。  

 

  王先生还说,弓海万在小店浦东雅典小区分期付款买了一套房子,被骗的学员已经找到那里,但是那套房子登记在马隽名下。弓海万可能担心学员到法院起诉他后,那套房子被强行拍卖用来还款,所以也不在那里居住。  弓海万写了保证还款书 随后躲藏  弓海万写给学员的退款保证书  被骗学员中的田先生是去年9月12日在宏鑫驾校报名的,得知被骗后,他和七八个被骗学员于3月31日在小店浦东雅典小区找到了弓海万,当时小店刑警队人员也去了那里。在学员们的要求下,弓海万给在场的几个学员各写下一份“保证还款书”,承诺在2011年4月底前退还学员学费。但弓海万并未兑现他给学员们的承诺。此后,学员们再到家中找弓海万还款时,已经无法找到弓海万和马隽二人,电话也打不通。  学员们此前都是通过宏鑫驾校的固定电话联系马隽的,现在那部电话已经停机,而马隽之前声称她没有手机,学员们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愤怒的学员们已经决定到法院起诉弓海万,但是法院要求必须提供被告人的的具体住址,学员们无法提供。当学员们得知浦东雅典小区的房子登记在宏鑫驾校收款人马隽名下后,他们决定起诉马隽,讨回自己的学费。  田先生还说,此前,弓海万一直称呼马隽为“老婆”,但他们在刑警队看到,弓海万户籍上婚否状态一栏,写着“离异”。  时尚驾校:与弓海万无合作,也在找他还钱  针对宏鑫驾校人间蒸发一事,时尚驾校崔主任表示,他们和宏鑫驾校并无合作关系,只是弓海万和时尚驾校校长私人关系较好,他们曾帮助弓海万给宏鑫驾校学员报名考试的机会,但弓海万现在还欠着他们的钱,他们已经报案。  而弓海万给学员的名片上,则写着“太原市时尚驾校副校长”的头衔。对此,时尚驾校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没有见过该名片,对此并不知情。  太原市运管局驾管处:弓海万假借宏鑫驾校名义招生  

 

  针对小店区宏鑫驾校学员被骗一事,太原市运管局驾管处工作人员表示,前些日子他们也接到被骗学员反映此事,为此他们联系了宏鑫驾校。宏鑫驾校属于正规驾校,弓海万只是借用其名义收取学员学费,属于个人行为。市运管局表示无法为弓海万的行为定性,更无法对其管理,现已交由警方处理。    此外,据宏鑫驾校负责人辨认发现,弓海万向缴费学员提供的收据上所盖的“太原市宏鑫驾校财务专用章”属于伪造章,宏鑫驾校及被骗学员已经向警方报案。  针对各方反映的情况,本网记者试图联系弓海万、马隽了解实情时,发现其电话无法接通。  驾培市场乱象究竟该由哪里管理  

 

  其实,本网已经不止一次接到网友反映,声称被驾校骗取学费、无法参加考试。在山西省交通运输管理局网站上,也有太原市运管局开展“规范驾校管理,坚决取缔‘四违’”专项整治行动的文件和整治结果,表明太原驾培市场出现过“违规挂靠、违规招生、违规练车、违规收费”等不良行为。也存在个别非法招生点为了多招学员,不按照物价部门和交通部门的有关规定,而恶意压低培训收费标准;有的承诺学员不参加培训,就可参加考试;有的利用大街上的店铺门面,重新设立了违规招生点;有的对所招收的学员东挂西靠,进行“倒卖”;有的设立违规训练点,为躲避管理部门的查处,玩起了“捉迷藏”等现象。  

 

  在一些媒体的报道中,对于不达标的驾校,运管部门曾要求其限期整改、停业整顿,也取缔过一些违规培训点,查扣过违规教练车。但是驾培市场的乱像为何依然存在呢?有自称知情的人士透露,弓海万的“李鬼”驾校虽无资质,却能从2005年开始持续招收学员、收取学费,且能通过各种渠道使学员参加考试,导致众多学员受骗,甚至能够直接卖给学员驾照。市运管局无法对其行为定性管理,学员虽向警方报案,事情却迟迟得不到解决。为防止更多人的权益不被侵害,监管部门实在该联合出击、坚决打击乱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