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品牌驾校网内页横幅
你的位置:首页 > 学车资讯 > 正文

限购下的学车难

2011-11-14      阅读数:
2010年12月23日,北京市公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首都交通科学发展 加大力度缓解交通拥堵工作的意见》,开始实行综合措施治理交通拥堵。其中最主要的一项,便是以摇号方式分配小客车配置指标。

  除此之外,在另一条战线上,北京市的驾驶员培训也随之出现了学车慢、考试难的情况。有学员报名近两年没有拿到驾照,还有学员补考三次仍未通过考试。

  学车慢,考试难,这些现象与限购政策存在什么样的联系?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马维辉

  第一次上车练习,王磊(化名)的爱人嘱咐他买两包烟带上,作为给教练的见面礼。王磊没全听,而是买了一整条“小熊猫”。他想,要送礼就大方点,两包烟显得太小气。

  拿着烟,王磊大摇大摆地走进驾校,找到了教练。师傅第一句话就问:“你拿的是什么呀?”

  “烟!”王磊大声回答道。

  “拿回去!”师傅毫不客气地说。

  王磊又解释了两句,但师傅还是不为所动,态度非常坚决。

  报名前,王磊在八通网(通州社区门户网站)上看到有人留言,说通州的驾校黑,教练喜欢向学员要烟要水。可是今天,他主动送上门的,却被师傅给拒了,难道网上的传言有假?

  驾校门口的乱坟岗子

  王磊,男,29岁,大学本科,家住北京市通州区。2011年春节过后,他和爱人商量着要给家里添辆车。王磊决定,买车前先去驾校学个本。

  报名前,王磊向小区里刚学完车的邻居了解情况,邻居建议他去东方时尚或者公交驾校,这两个驾校比较大,正规一点,缺点是离家较远。

  通州的驾校,用邻居的话说,就是“服务不好、要好处费、压缩学习时间”,优点是“离家近、便宜”。

  八通网上也有网友说通州的驾校黑,有的驾校,完全是个人老板挂靠在驾校名下,管理混乱。表面上报价低,后续收费一大堆,真正拿下驾照来其实是最贵的。

  经过考虑,王磊决定还是在通州学离家近。找一个规模大的,应该能够正规一些。通州的驾校相对集中,都在永顺镇龙旺庄学校的附近,那片区域云集着京东、金统领、金菱、三星,西总、通联、伟达、农机等近十家驾校,是通州居民主要的学车场所。

  最终,他选择了J驾校,原因有二:便宜、硬件好。这附近的驾校,只有J驾校等少数几家有自己的教练场,其他的都是合用公共教练场,无法保证练习时间。而相对于其他驾校,同样是手动档桑塔纳的车型,J驾校的收费又要便宜500元。

  报名时,王磊被驾校的环境吓了一跳大门口竟然有一个乱坟岗子!那是一个方圆五、六十米的土堆,上面三三两两地散布着几座孤坟,旁边是干枯了的树木,树上还有鸟窝。

  土堆的下面,有一片十平米左右的玉米地。玉米地旁边是一个水塘,塘水发黑,见不到底,上面漂浮着一层绿色的水藻,水面几乎与路面平行。后来到了夏天,下大暴雨,塘水便漫过路面,最高时能有膝盖那么深,学员进出驾校只能乘坐班车。

  2011年2月16日,王磊交了3930元报名费,开始了自己的学车生涯。

  谁在因为限购学车?

  报完名,王磊很快就被安排参加科目一(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和相关知识考试,俗称“法培”)的培训了,总共16学时,每天4小时,分4天上完。因为他报的是周末班,所以用了两个周末培训完毕。

  3月7日,王磊通过了科目一的考试。接下来,就要进行科目二(场地驾驶技能考试,俗称“桩考”和“三项”)的练习。不同于科目一的教室上课、集体培训,从科目二开始,学员就要开始上车练习了,需要各约各的教练。学员先给教练打电话预约,然后由教练来安排练习时间。学员什么时候来,都是教练说了算。

  4月10日,王磊第一次上车练习,距离科目一考试通过已有1个月零3天。因为教练一直说人多,约不上。

  为什么人多?一方面是因为国家的经济形势好,买得起车的人越来越多了;另一方面,也跟北京市的限购政策有关。在王磊的同学中,至少有三类人是因为限购学车的:

  一、 抢在2010年12月23日限购令实施前买车,先有车后学车的;

  二、 为了参加摇号学车的,因为参加摇号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持有效的机动车驾驶证”;

  三、 因为限购造成恐慌,借用亲友名义提前参加摇号,获得指标后学车的。

  八通网上也有网友认为,“所有这些都是时代的产物”。2003年时学本,从报名到拿驾照58天。当时学车不是教练约学员而是学员约教练,教练要靠学时挣钱。如果大家都不约,他就别挣钱了。

  而如今,因为人多,一个学员每周只能约到一次,每次2到4小时不等。并且每次练车都要刷指纹,上车前一次,下车后一次,严格保证由学员本人练车,防止冒名顶替。

  如果学员预约了某个时间练车,临时有事来不了,则需要提前48小时通知驾校取消。否则,到了预约的时间不来,就要按照一小时70元的标准交纳违约金。王磊就曾经取消过两次预约,都是因为出差。这样一来,又浪费了两周时间。直到8月5日,王磊才终于练完了科目二要求的54个学时,可以报名考试了。

  相比之下,有些学员则要快得多。王磊练车时认识了一个四川人,是另外一个师傅教的,他一周能约2次,只用两个月就练够了时间。他透露说,自己的秘诀就是勤打电话,“烦死他(教练)”,这样就能约到车了。此外,他师傅的学员少,这也是能够快速练完的原因之一。

  “百度知道”上,有人发帖说:在J驾校学车,从报名到拿本只需2个月时间。可能就属于这种情况。

  当然,也有更慢的。王磊认识一个护士,因为经常倒班、加班,教练有时间的时候她忙,她有时间了教练又没空。所以2010年4月报名开始,断断续续地学了1年多,直到2011年10月才学完所有64学时的课程,还没拿到驾照呢。

  8月28日,王磊第一次参加科目二的考试,没有及格。9月18日,第二次考,才终于过了,这样一来又耽误了一个月的时间。

  科目二通过之后,科目三(道路驾驶技能考试,俗称“路考”)会更换一个新的教练,王磊于是又打电话给新教练,预约练习时间。直到10月19日,他才第一次上车进行科目三的练习。

  直到11月,王磊还没有拿到驾照。而八通网上有人说,他在东方时尚(驾校)学的,5月底报名,6月中旬学交规,7月初上车,7月底拿本。比王磊快了4倍还多。

  师傅为什么不收烟?

  王磊的师傅姓张,男性,四十多岁。皮肤黝黑,还挺着一个硕大的将军肚。来驾校前在北京市某建筑公司工作,最多的时候手下管理过几百号人。现在虽然在驾校教学,但关系还在原单位,每个月仍然能从那里领到一部分工资。

  第一次练车,王磊便发现,训练场附近总有一个流动小贩,女性,四十多岁,骑着一辆三轮车,车上拉着香烟、饮料之类的小商品,在教练车旁边转悠。看见哪个学员从车上下来,便把车骑过去,当着师傅的面问你:“买水么?”见你掏钱,一般还会追问一句:“给师傅买包烟吧?”

  一开始,王磊挺讨厌这个小贩的,看她的时候脸上都带有鄙夷的神色。但是,师傅告诉他,别小看这个女的,她都有教练证呢,而且还是跟自己一块学的。只不过后来人家没有从事这一行罢了,人各有志嘛。

  王磊经常给教练买水,这完全出于自愿。因为天热,他自己也会口渴,而如果光买自己的,也显得不太礼貌。

  小贩告诉他,他师傅喜欢喝“拿铁咖啡”,这种饮料卖5元,比可乐、绿茶之类的贵2元。

  因为有了第一次送烟被拒的经历,王磊一直没有给师傅买烟。但是后来,他发现有的学员也会给师傅买烟,有一次便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师傅,您抽烟么?”

  “来两包"红中"(红包装中南海)吧!”师傅爽快地回答道。

  王磊花30元买了两包,递给师傅。师傅突然对他说:“知道第一次你送烟,为什么让你拿回去吗?”

  “为什么?”

  “驾校这么多人,你拿着烟转了半天,我还敢要么?就是收下我也得上交,不然收车的时候校长也得到我车里翻来。”师傅解释说,“我知道你们都是一片好意,想给师傅们带点小礼品,可是驾校有规定,不让收。我收了你的烟,紧接着就得走人。为了条烟,把工作丢了,值么?”

  听了师傅的话,王磊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第一次送烟被拒,竟然是这个原因。他注意到教练车副驾驶位置前,都贴着一个“温馨提示”,上面写着:

  监督举报(教练员如有以下行为)

  1、 教练员“吃、拿、卡、要”或变相要求学员送钱或有价证券的;

  2、 训练时间内,教练员以各种名义或手段减少训练时间的;

  3、 教练员以“帮助通过考试”为名收取学员费用的;

  4、 严禁使用非教练车进行训练;

  5、 其他侵害学员利益的行为。

  以上各项经查证属实,驾校将严肃处理。

  旁边还有驾校和车管所的监督电话。

  不过,总体来讲,王磊觉得自己的教练已经算好的了,从不主动向学员要东西。有一次路过包子铺,师傅下车去买早点,王磊说让他去,还被当场拒绝。王磊曾经见过别的教练,使唤学员到外面买早点,还点名只要某家店里的鸡蛋灌饼,其他东西不要。

  没完没了的“练桩”

  在长达4个月的科目二练习中,王磊认识了很多朋友,有同一驾校的学员、师傅,也有其他驾校的学员。之所以能够认识他们,还是拜教练所赐。

  第一次练车,王磊便认识了2个半师傅。一位是他的教练,一位是同驾校的另一个教练,还有一位其实是个学员。

  那次,王磊的师傅同时约了3个学员来练车,其中一个男孩刷指纹,王磊和另外一个女孩只是跟车练习。因为人多,王磊先被师傅安排到另外一位教练的车上学习,过了半小时,又被接了回来,跟着那位男学员学习基本知识,就是如何调座椅、系安全带、打方向盘之类。

  其实,驾校是明令禁止这种“一车多人”现象的,前文说过,教练车上还贴着相关的监督电话。但学员跟教练学习,约车需要教练安排,练习需要教练指导,所以一般都不愿得罪师傅。王磊学习的这段时间,就从来没听说有人投诉教练的。

  之所以会出现“一车多人”的现象,还跟练习场地有关。科目二考试分为两大块:“桩考”和“三项”,“三项”需要在特定的场地里练习,而“桩考”则相对自由一些,只要找一片空地,插上6根杆子就能练。王磊他们练“桩”就是在校外一片废弃的篮球场,在那里,没有驾校的督察人员,教练想带几个就能带几个。

  王磊第一次练“桩”,师傅仔仔细细地教给了他每一步的要领,档位怎么挂、方向盘怎么打、反光镜怎么看、车要怎么停……并且亲自监督王磊练习了几遍,纠正了一些不良习惯。在他记住之后,剩下的就是勤加练习了,这时候师傅便下车到一旁休息。每辆教练车上都有一截塑料管,长约10厘米,把它支到油门下面,油门便踩不下去了,可以避免学员误踩油门造成事故。这样一来,教练便可以离开车,让学员独自练习。师傅们则三三两两地聚到一起,聊天吹牛,喝茶抽烟,有时还会打扑克,玩“斗地主”赌钱。

  相对于“桩”,“三项”的练习对师傅们来说则要辛苦很多:要在教练场里练习,因为有督查,所以每辆车上只能坐一个学员;要来往于各个场地,油门不能支,学员开车时师傅必须坐在副驾驶位置,集中注意力,脚放在副刹车上,防止意外事故发生。

  正因为如此,所以师傅们都喜欢练“桩”,不愿意练“三项”。王磊约3个小时的车,师傅一般只让他在教练场里连续练习两圈“三项”,用时不到1个钟头,剩下的时间就是练“桩”了。越到后来,王磊的“桩”练得越熟,而“三项”之中,有几项却还没有把握。王磊希望能多安排练习“三项”,少练点“桩”,但师傅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实在不行就说:“你让我歇会”,王磊也没有办法。

  恐怖的测试

  科目二考试前,学员是可以自行去京东考场里测试的。按照教练的说法,在驾校练习十遍,不如去考场里测试一遍。尤其是考前那天,一定要去考场里多测几遍。

  听别的学员介绍,考场里每天上午9点到下午4点半是考试时间,除此之外,上午7点至9点,下午5点以后,都可以进行测试。但跟学车时的问题一样,也是人多,需要排队。如果想下午5点以后测试,最好2点左右就去排队。

  测试是需要交费的,“桩考”练习一圈是25元,“三项”练习一圈也是25元,每人每类最多都是限买两圈,总计不超过100块钱。

  报名考试后的第二天,王磊便迫不及待地去测试了。他以为早上人少,于是5点半便起床,骑自行车来到考场,到达的时候刚刚6点10分,但卖票窗口前已经排起了20多米的长队。6点40,窗口开始卖票,卖到距离王磊十多个人的时候,卖票员告知,“三项”的票已经卖完;而到了距离王磊还有5个人时,“桩考”的票也没了。

  起个大早,排了1个多小时队,还是没买着票,王磊心有不甘。又在考场里转悠了几圈,看了看考场到底是什么样,这才悻悻地往回走。路过卖票窗口时,前面竟然还有七、八个人在排队,他问那些人为啥不走,对方告知,他们是在排下午的!当时是早上7点半,距离下午5点卖票还有9个半小时,王磊觉得很震惊。

  第二次测试,是在考试前一天,还是一大早。这一次王磊4点半便起床了,到考场的时候是5点10分,但前面仍然排了20多个人。他问看门的老大爷,排第一个的是几点来的,答曰:“2点!”

  这一次王磊比较幸运,买到了最后两圈的“桩考”和“三项”,但进去之后,还是要等。“桩考”练得快,不一会就轮到他了,练了两圈,没有问题。“三项”比较慢,直到8点半他才上车,工作人员不停地催促他快点练完,因为接下来还要考试。王磊慌忙练了两圈便下车了,只能是体验了一下考场的感觉,心里仍然没有太大把握。果然,第二天考试,王磊“桩考”过了,“三项”没过。

  第三次测试,是在补考的前一天。这时候距离王磊第一次考试已经过去了3个星期,距离他最后一次上课更是已有1个月零16天。

  这一次,王磊是下午练的。1点到考场,5点半买到票,晚上9点上的车。他吸取教训,给车上的工作人员(坐在副驾驶位置,脚踩副刹车,预防事故的安全员)买了两包“玉溪”。果然,工作人员热情地透露给他一些秘诀。遵照这些秘诀,第二天,王磊顺利通过了考试。

  考试严不严?

  关于考试,王磊听说过很多传言。早年学车的同事说,那不过是走个过场。但王磊经历的考试,却是非常之严格。

  考试前,教练就给他讲了一个故事:今年春节过后,不知是不是因为限购治堵,考试提高了难度,“三项”考试中增加了通过连续障碍(俗称“井盖”)、通过单边桥等项目。驾校抽了两个教练去测试,结果全都没过,可见考试是多么严格。

  测试的时候,排队无聊,王磊和周围的学员聊天。有人说,听说有个学员,在京东考场考了14次试才通过,这是最高纪录。对于这个记录,王磊不知道是真是假,他自己在测试和考试的过程中,倒是见过2个考了4次的。

  补考那天,排在王磊前面的大约有12个人,据他所知一个都有没过。因为通过的要回到候考大厅签字,而之前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王磊是那天第一个回来签字的学员。他考完试,去驾校预约科目三的教练,出驾校时遇到一个排在他后面的学员,大老远就哭丧着脸对他说:“折在"单边"(全称"单边桥","三项"考试内容之一)了”。

  留言本上的话

  回忆在驾校学车的八个月时间,王磊觉得也不全是痛苦的回忆。

  他想起教练车上贴着的那个温馨提示,不允许教练“吃、拿、卡、要”的规定,虽说执行得并不彻底,但从他第一次送烟被拒的经历看,也算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他想起师傅在教车时候的严格,只要有一点点做得不对,哪怕只是方向盘打得过快,起步忘看反光镜这样的“小事”,师傅也会瞪圆了双眼训斥一通,他甚至听说有女学员曾被师傅训哭的。

  不过,就像师傅说过的一句话,“学员来驾校学车,不是来学"本"的,而是来学"本事"的。”拿到驾照固然可喜,但养成良好的开车习惯更加重要。在这一点上,王磊非常尊敬他的教练,他认为教练做到了认真负责。

  他还记得,练车的间隙和小贩聊天。小贩说,师傅们其实都很辛苦,他们上一小时班才给7块钱,一天8小时,总共才给56块钱。因为学员多,一周只能放一天假,赶上人多的时候,连这一天都休息不了。但凡是有点办法的,谁愿意干这个呢?

  小贩的话,王磊曾经向师傅证实过,师傅说是真的,确实只有7块钱。他说,驾校是统一放假,上六天休一天。最近因为学员多,假也没了,教练如果有事,也得请假才能休息。

  在驾校大厅,王磊看到了一个留言本,上面密密麻麻写的都是学员们的心得体会,其中绝大部分是称赞师傅们的。看得出来,这么多话、好几十页、不同字体,应该不会是“托”们搞的把戏。其中有很多留言,王磊也深有同感。但是,翻了很多页,只看到一段写他师傅的,可能是师傅喜欢训人,人缘不好吧。

  想到这里,王磊拿起旁边的笔,在本子上写下了以下这段话:

  非常感谢xxx号车张师傅的严格要求,曾经有一段时间不理解,觉得师傅为什么总说我,但随着学习的深入,才逐渐明白了张师傅的良苦用心。

  严格要求,不光是为了我们顺利地通过考试,更是为了以后的驾驶生涯安全行车。是张师傅帮我纠正了很多不好的开车习惯和细节,非常感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