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品牌驾校网内页横幅
你的位置:首页 > 学车故事 > 正文

梦寐以求的驾驶证终于拿到手中

2015-4-21      阅读数:
年轻时不学车,老了野心勃勃起来,在两百多名年轻的俊男靓女中间,爷爷辈的老夫成了一个老怪物,他们怀疑而奇怪的看着我,这么大年纪,还来学车干什么呀?行吗? 其实我和他们的目的是不一样的,他们是为了谋生,是为了多一项生存的技能,老夫只是为了代步,只是为了让自己的晚年生活丰富一点。 

   缴纳四千多个大洋容易,学车却十分不容易,科目一就把我难住了,四十五分钟要做完一百道题,九十分才及格,一分钟必须答两道题,厚厚的一本书一翻开我傻眼了,上千的红黄绿交通符号、信号、线条;几百条法律、法规、警察的手势;还有各种仪表,我的头“嗡”的一下变得箩筐大,这么多从没接触过古怪东西。 

怎么办?咬咬牙拿出当年高考的劲头,恶背这些基础知识,可惜不再年轻,想当年:生吃牛肉不用切,脚板硬得如生铁,咚格哩格咚,而现在不行了,说话流口水,屙尿打湿鞋,恶补了四天,三月十一日进了考场,拿了个九十六分,老骨头好象轻了半斤,天虽然阴沉沉的,可阴沉沉的春天也十分美丽,暖风轻轻吹,花儿在怒放,草儿在点头,鸟儿在歌唱。 
  
终于上车了,以前特别羡慕别人开车,觉得很伟大,很有本事,今天,自己第一次坐在神圣的驾驶座位上,没有骄傲和自豪,有的只是恐惧和害怕,心发慌,腿哆嗦,手发抖,娘奶劲都用上,死死紧抓着方向盘,教练想帮我修修盘,竟然丝毫不能动,教练破口大骂:“抓那么紧干什么?松一点”。 可我当时的感觉是,抓方向盘就是抓住了老命,我恨不得一百多斤全压上去,我敢松吗?

教练破口大骂是小事,后来竟敢拳击老夫大腿,害得我痛了一个星期。 那是高坡停车项目,爬坡快到顶时,必须按规定停在指定的地方,前后不允许超过半尺,到点时,我一脚将刹车捅到底,稳稳地停在指定的地方,我很骄傲,教练无肉的脸上也有了笑容:“不错!”教练话音未落,我一把摸到挂挡的圆砣砣,熟悉地挂了个倒挡,紧接着一脚油门,想爬坡,可车子不进反退,“刷”地一下退下坡去,我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还在恶踩油门。 
    
教练一边紧急刹车,一边用拳头痛击我踩油门的大腿,脸色铁青,变得狰狞可怕,炸雷似的吼着:“快停!”等我明白过来,吓出一身冷汗,只差半尺左右,就会车毁人亡。 原因是老夫一上车就倒车入库,我们练了两个多星期,每天左一把右一把停车、挂挡、倒车、后退,千百次的简单动作再重复,已刻在脑壳里,一停车就挂挡倒退成了习惯。 
  
我虽然疼得裂牙露齿,还要挤出感激的尴尬的微笑。后来我才知道,不是我一个人这样,百分之百的新学员,在那特定的位置上,都喜欢摸那个圆砣砣。我现在都还心有余悸,摸到那个圆砣砣,就要好好想一想,是前进还是后退。 

科目二的考试是难忘的,考场上就我一个人,一辆车,方圆几百亩的考场空荡荡的,副驾座位空荡荡的,我心里也是空荡荡的,只有无情的摄像头冷酷地盯着我,侧方位、高坡停车、弯道、直角,只剩下最关键的倒车入库,左一把右一把,好险!只差一指就压线了,我驾着考车平稳地停在规定地方,我激动得跳下车,车门都没关,就举起双手欢呼,场外几百学员,我的教练都在为我欢呼。

残酷无情的教练,迎接我时,笑容美丽极了,脸上的皱纹全部绽放,象一朵美丽的重阳菊,他一转身脸又蹦得帮紧,对还未上考场的年轻人说:“看看,那么大年纪都过关了,你们还怕什么!”老夫此时此刻虚荣心膨胀到了极点,但老脸上还是挂着谦虚的微笑。 

接着应该是科目三外场路考,由于场地建设,将我们推迟到7月才回来。外场路考相对于内场考试来说,要容易得多,但细节不少,一上车就要做到四子七步,四子:就是检查位子(座位的高低)、镜子(反光镜)、带子(安全带)、表子(仪表),七步:一踩二挂三喇叭四转向五观察六手刹七起步,这些东西都需要按部就班地去做,不能少,少了就扣分,交警坐在旁边,只是安全员,怕你把考车开到坎下去。 

八月2日科目四是安全礼貌等理论考试,九十四分轻松过关后,老夫和几个年轻漂亮的小师妹喝得酩酊大醉。 六十岁的老夫有过入团宣誓、入党宣誓,今天来了个驾驶员宣誓,那些玩世不恭的小屁股,此时此刻也是严肃的,举手宣誓,庄重的念着自己大名。梦寐以求的驾驶证终于拿到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