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品牌驾校网内页横幅
你的位置:首页 > 学车故事 > 正文

中年学车第一天随想

2012-6-19      阅读数:

昨夜我失眠了。

因为今日是学车第一天,从网上看到一些关于学车的亲历文章,都说教练很凶,动不动就吼人,我内心十分忐忑不安。因为自小我有从师恐惧症,最害怕师傅说我蠢,骂我笨。

上世纪高考落榜,因家贫无力复读,父亲便安排我从师学木匠手艺,师傅是我姐夫。他一米八五的个头,十六七岁的我,自小就畏惧他。手艺人带徒弟,一般都是为了图利,必须给师傅干完三年木工活才能出师。学艺三年,一般不给工钱。逢年过节,徒弟还得上师傅家门送礼。

除了栗柴无好火,除了郎舅无好亲。我的师傅是姐夫,不看僧面看佛面,老丈人指令他把我培养成木匠,他不得不从,更不敢图我利,只恨不得三两天就将我带出师。

但事与愿违,他越着急,我越不争气,做出的基本木工活,他总是看不上眼,常常因此气急败坏,骂骂咧咧,我只得忍气吞声。一来这种熟练生巧的手艺活,我可能天生显得笨,二来,我总觉得高中毕业跟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民姐夫学木匠,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才小用。后来随姐夫背井离乡进山区干了一段木工活后,我认命了,也想先把手艺学好再说。

俗话说,天荒三年饿不死手艺人。在农村,有手艺的小伙子,找对象也能增一层光彩。基于此,一段时间,我干活很认真,可是姐夫还是骂我,总是唉声叹气。以致后来,姐夫不再教我学新的工艺,我每天的活就是打眼,锯木头,下料。

三月后,姐夫居然给我换了师傅,新师傅是姐夫的姐夫。姐夫的姐夫更不管我,每天仍然让我干以前的活,然后与师兄弟一起,经常找我寻开心,让我叫他为姐夫。我始终叫他姐夫的姐夫。

姐夫将我转给他姐夫为徒,很伤我青春期的自尊心,姐夫是认定我没救了,我便破船破划,每天与姐夫的姐夫在一起干木活,就是混日子,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终于到寒冬腊月,我们这些在外挣钱的手艺人,都回了家过春节。回到家里,我简直变了一个人,每次见了姐夫,就像老鼠见了猫一般的瑟瑟发抖。

次年春节过后,姐夫他们又要出门远行。父亲还是希望姐夫将我带出师,但是姐夫竟然说他无能为力,他可以帮我另推荐师傅。父亲问我还想不想学木匠,我没有回答,只是哭。几位哥哥嫂嫂见了,都劝父亲不要再逼我学艺,否则,可能会逼成精神病。哥嫂们的进言,使我的身心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与自由。

但此后,使我落下了拜师恐惧症的毛病。而且给我的个性产生了持久不良的影响。这就是至今我这人需要鼓励和表扬,谁要是给我负面的评价,说我这不行,那不行,我就真的不行,特别是如果有人要对我用激将法的话,在我这里行不通。现在国家提拨干部,一般都是等某人出人头地,出类拨卒,干出了引人注目的成绩后,才相应给予提干,重点培养。而我呢,你必须信任我能胜任某项工作,先将我提拨器重了,我才会不负众望。

学艺半途而废后,凡是在生活与工作中遇到什么难题与困惑,我从不主动向人请教,一切都是自学。后来自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大专课程,参加自学考试,终于获得一纸国家承认学历的大专毕业证书,我才开始变得自信起来。

后来自学写作,也从未拜访过名家为师,因此,此生以自学为主,从未得到过名家教诲指点,到如今,终无所成就。人到中年,才想到学车考驾照。如果驾照也能自学去考的话,我肯定不会交几千元学费。我会骑自行车,如果买了一辆车,我肯定能自学开走。可是,没有经过专业培训,没有考到的驾驶证而去开车便是犯法。

的确,开车不是好玩的。甚至我觉得世上所有的证,什么律师证,会计师证,建筑师证,以及各种学历证,包括博士,教授资格证,都不及驾驶证重要。没有过硬的驾驶本领,开车上路,便是一个个马路杀手,倾刻间,不知要造成多少人间惨剧和后患。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既然年轻人驾驶技术过硬,就拼着这张老脸,等着挨骂受训吧。不过,先前的准备工作多做一些,可能挨骂就会少一些,面子上就过得去一些。

我是33日报的名,4月上旬上了一天理论课,下旬通知我考科目一,我害怕不能考过,谎称有事不能参加考试,请求延考。驾校工作人员说,那么,要等到6月。我说6月就6月。这两个月,两本书,我看了多遍,每天在电脑上上网做一次模拟考试试题,由78分一直做到100分,我才松了一口气,于612日从容赴考,顺利过关,考了98分。

因为今天周六第一次上车参加科目二的训练,害怕被骂,所以,昨夜失眠了,半夜起床,将开车应知应会的书本又翻看了一遍……

早上八时,我到驾校附近买了三包香烟,20元一包,一支一元钱。进了驾校,我拆开一包,给各年轻教练敬了一支。轮到我第一次上了车,一位70后男教练给我讲解并示范挂换档动作,之后,我在驾驶室里,将另两包未拆封的香烟递给了他,他三推之后接受了。

下午,几位8090后师兄师姐比我先到驾校。下午2点开练,六人一台车。按先来后到顺序上车练习。到了1345分时,教练将一把车钥匙递给我说,不怕热的话,去练吧。我接过钥匙,向训练场走去,师姐师兄们都围了上来对我说,我们比你先到,怎么你先上啊。我说,我是第一次来,人很笨,所以,教练让我先练练。这时,一位与我一道报名的师兄替我解围,他年轻大了,就让他先练一把吧,其它按顺序来。

上车后,每次松抬离合器起步,总是熄火。还有一次,居然忘了松手刹车。走完三轮直线,我下了车。去荫凉处与师兄师姐们闲聊。他们纷纷说,你老熄火,要是我们,手都会被教练打肿。我内心好笑。

看来,我们的70后教练,还是给了我这位60后老男人足够的面子。我对不日领取驾照充满信心,之前的忐忑畏惧烟消云散,事情并没有传说与想象中的那么恐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