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品牌驾校网内页横幅
你的位置:首页 > 学车故事 > 正文

美国考驾照全过程

2013-3-24      阅读数:

笔试靠自觉
     
  在美国,负责机动车登记和驾驶员考核的机构是机动车驾驶管理局(DMV),类似中国的车管所。驾照考试分为笔试和路考。
       
笔试无人监考也不限考试时间,一切全凭自觉。这种自觉性除了来自于考生的诚信习惯和意识之外,还来自于重典处罚。一个美国朋友在考试前告诉我,在美国,若考试作弊被抓,有可能面临多年或终生禁考的处罚。
       
笔试试题有中文、西文等多种语言试卷。不过,不要以为选母语试卷就会容易,我在洛杉矶地区一DMV参加笔试时发现,或许是翻译水平有限,不少中文考题前后矛盾,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自然也很难做出正确选择。
      
 好在加州DMV题库中的几套笔试试题多年缺乏变化,善于应对考试的中国人大都很容易过关。
       
  笔试通过后一年时间内,应试者有三次路考机会。作为一名有十二年驾龄的“老”司机,我以为在美国考驾照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笔试的顺利通过更让人放松了警惕。于是,我信心满满地预约了最近一次的道路考试。
       
  失败于“不讲礼貌”
       
  与国内不同,美国路考之前不需要参加驾驶学校学习。可以在家人朋友帮助下自己练习,也可以请专业教练辅导。路考时需要考生自己提供符合规定的考试用车,并由具有驾驶资格的人员陪同前来。
       
  路考当天,考生众多,其中多数是首次考试没有通过的人员。
      
   在互相问候、测试了我对汽车的熟悉程度、检查了考试车辆基本情况后,一名女考官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
       
  考官盯着我看了几秒后说,“咱们先谈谈吧,你开了几年车?”
      
   “12年。”
      
   “在哪开的?”
      
   “中国。你去过吗?”
      
    “这不重要。你到美国多久了?”
      
    “不到一个月。”
      
   “恩,那你今天很难通过了。美国和中国可不一样。现在开始吧,祝你好运。”
       
   于是,我发动汽车,刚踩了一脚油门,考官马上说,“你怎么不等我系好安全带。这可是严重的错误,我会给你扣分的”。我正准备说给女考官的谄媚话一下子咽了回去。
      
     驶出DMV的路口需要向右拐弯,一辆刚结束考试的车子正要左拐驶入。尽管道路比较狭窄,但由于是双向车道,我并没有理会对面车辆。考官立刻发话,“这样开车太没有礼貌了,这么窄的路你怎么不让那辆车先走?”
      
     在绿灯路口,我依指令右拐。这时有行人站在红灯下面等待过马路。我下意识踩了一脚刹车。考官马上叫停,“这是非必要刹车,要扣分的。”
     
    “我怕行人会跳下来穿马路。”我说。
     
   “你要记住,这不是在中国。而且你踩刹车的时候,没有看后视镜,没有考虑后面的车,这太没有礼貌了。”教练严肃地说。
       
   尽管很愤怒,不过,她说的也没错。
       
   一个美国朋友后来开玩笑对我说,如果见十字路口绿灯亮了,行人理直气壮就跳下人行道过马路的,一定是当地人,或者是在美国生活很长时间的人;相反,如果绿灯亮了还左顾右盼过马路小心避让车流的,一定是刚到美国不久的新移民。
       
    不管怎样,我的第一次路考就这样由于“不讲礼貌”而以失败告终。
       
   另一名当天考试失败的墨西哥裔男子告诉我说,他在主路上行驶时,考官对他说,那条路限速每小时40英里,他只开到30,这是阻碍交通,也是对后面车辆的不礼貌和不尊重,所以考试失败。
       
    原来开得慢也不行。
      
   考试结束后,我看到一名女子正在掉眼泪,她对同行的人说,这是她第4次参加路考,依然没有通过。
       
   在同样的沮丧中,我打开手机,上网搜索“加州+路考”,才略有一点安慰感,因为不少文章题目就是“我在加州的N次路考经历”。
      
    想起十多年前在国内路考时,因为学会的只是诸如倒库、考桩的驾驶技术,因此考试通过后,依然不大敢上路。相比而言,美国路考似乎更难,也注重于实际应用。
      
    “你通过了”
      
    路考失败对“老”司机是个巨大打击,我开始仔细研究加州交通法规和《加州驾驶手册》,还找到专业教练进行培训。
       
    教练告诉我,在美国开车,首先应该学会的就是礼貌让行。
       
    在红灯路口,我依照指令准备右拐,一个行人正准备过马路,由于距离还很远,我并没有理会。教练立即叫停,“怎么能不看行人呢?他可正要过马路啊?”
     
    “可是还远啊!”我说。
     
    “远也不行,你从他前面开过,会吓到他。”教练的答复不容置疑。
      
      经过专业训练,我预约了第二次路考。
       
    考官上车后我很坦白地说:“我觉得很紧张。”
     
    “我也是。”男考官很幽默。
       
    根据道路考试规定,出现闯红灯等致命错误,或考点错误超过15个(低于15分),就为“没通过”。我一路开得小心翼翼心惊胆战,全然不复第一次路考时的自信。
       
     二十多分钟后,我将车子停在DMV路考结束专用车位上。考官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几秒后,说:“完美,你开的好极了,你通过了,几乎没有不足,不过我还是要给你扣两个也可以不算是错误的两分,算是小小的提醒吧。”说着,考官在“与停车线过近”以及“十字路口检查两边”头部摆动不大两个地方画了两个小叉。
       
   临下车的时候,考官特意和我又说了一遍:“你通过了。”
      
     我如释重负。
     
    “你可以申诉”
      
     拿到驾照并不是终结。相反,这仅仅是个开始。
       
    有这样一个名词,会让所有的司机都闻之色变,或咒骂或埋怨,总之不会是积极的反应。那就是:罚单。
       
    人毕竟不是机器,总会犯错误,那么自你开始开车,罚单就从未远离,特别是那些刚刚拿到驾照的人。
       
    考到驾照以后没多久,我去夏威夷出差。比格岛的高速公路一望无际,一路开下去,风光无限让人心旷神怡。车内的音乐和朋友的笑声让我没有听到车后的警笛。
       
    看到后视镜的警灯狂闪时,警车已经跟在我们后面很远一段路程。我停下车,警察走到车窗前,说:“这里限速35,你的车速已经到了78。”
      
     我们和警察套了半天近乎,警察终于面露微笑,但还是递给我一张超速罚单,罚款金额是176美元,限期28天支付。警察善意地提醒我,“你可以向法院申诉,申请减免罚金。”
       
    回去后,我立即开始查阅夏威夷州交通法规,并仔细研究了罚单说明。
       
   根据夏威夷州法律,拿到罚单后,通常有三个选择1、认罪交罚款;2、不认罪要求出庭或书面与警察理论;3、认罪但申诉当时情况。
        
    我选择了第二种方式,查询了大量罚单申辩资料,并向当地法院邮寄了无罪申请。
两周后,本来不抱希望的我收到法院回信。信中表示,我超速的行为依然是非法的,但由于我的申辩部分成立,因此得以减免76美金的罚金。
        
    罚单竟然也能打折,这也许是美国交通法规中人性化的一面。
       
    通过了解,我发现,许多人都有类似的经历。一个名叫托尼的美国朋友告诉我,他曾经两次分别就闯红灯和违章停车进行过申辩,均获得了成功。
      
     一名美国警察说,罚款不是目的,而是要司机强制性地再次熟悉规则,无论通过什么方式,通过查阅交通法规去申辩也是其中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