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品牌驾校网内页横幅
你的位置:首页 > 学车故事 > 正文

我的杭州学车真实感悟

2012-4-21      阅读数:
那年那月,我做了一件正常人不会做的事,就是买了一辆二手的QQ 。我当时情绪很不好,买车后大家才知道我没有驾照。也就这样我进入了考驾照的队伍里。当时我师娘就在我隔壁做生意,我把身份证给她就当报名了。我是个马大哈,再加上精神状况很不好,除了上班就是家里,我在那之前几乎一年不会离开杭州,除非要回老家,就市区我也很少去。
    考驾照 ,我想过会很难,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最后那个样子。
 
    我第一次 考理论 考了两次。后来朝晖去了四次,每次补考两次。我后来手里补考的发票一打了。每次师傅问我考出来了没有,我都是那句,没有。我的文化程度有限,我小学还没读完,当时教练书,我根本看不进去,我几乎都在电脑上做的,当时书上有个光盘,也被我弄丢了。就这样不停地补考。直到最后一次 98分。我看到的时候,我还以为 88分 ,心想又完蛋了。我仔细一看 98分,我直接叫了出来,监考官直接把我叫了出去。走出考场后我就哭了,还哭的一塌糊涂。一边的考生,还安慰我:“没考出不要紧的,下次继续考。”
   第二天就上车了,师傅当时对我很好,他很少说话,跟我学习还有两个老是。我们私底下也曾讨论过,给师傅送礼的事,最后我们准备送礼的时候被师傅知道了。师傅眼睛抬也不抬的说了句:“在我这里没有一套,只要你们好好学就好。”
  后来我们才打听到,我们的师傅不收礼,但是脾气很怪,一般人不收。我们当时一下子有种幸运感,遇上这样的师傅。
  我们三个人一起学的,师傅说多了教不过来,就三个,我们每天都是饭吃过去练车,到吃饭时间他就把我们送回来,我们也曾很多次,说请师傅吃顿饭,每次师傅最多的一句就是:“回家去了。” 他很怪,也很少说话,更不会说脏话。我经常看到19楼上,有关教练不好的行为,在他身上,除了最后我们都会开了后,他会蹲在池塘边钓鱼,我们练车的地方很舒服,在一个池塘边。
  我两个师兄学的很快,就是到了我这里,我就是学不好,当时我也因生活承受不起打击的缘故,情绪很不正常。师傅终于有一次,对着我发火了。两个师兄也拿我没办,我就是学不进去,眼泪掉了下来,师傅一看我哭了,更加的火了,他直接熄火下了车。我以为他叫我自己开,我就座了上去。结果师傅夺过钥匙,一个人走开了。叫我回家去不要学了,学费退给我。
  我坐在车里就是不下来,我知道是我自己的问题,我知道是我的大脑出了问题,我更加的知道,师傅不会不要我的,他知道我的遭遇,他也曾说过,没什么大不了的,再找个好的。我两手抓着方向盘就是不下车,师傅就是不给钥匙。两个师兄也很难无奈。我们就这样靠着,直到我不哭了,师傅才走到我的身边说了句:“你脑子里,能不能空出点来好好学学,要不然你永远都学不出来。”师傅说完,我又哭了。不是因为师傅哭,是我为了自己哭。师傅看着伤心的样子,拍拍我的肩膀说:“你还小,相信自己。”两个师兄也深深的看看我。我当时真的很难过,我要不是买了车,我也不回来学,我想改变自己。
   从那以后,师傅没有再骂过我,师母还来看过我,至今师母还经常挂牵着我。我却永远无法忘记那段考驾照的日子,因为后来,我补考的次数一次次的累计。我丛师妹到师姐。
  我除了移库是100分,其他就是补考。
  第一次 我想塞钱的,我师父说,不要,靠自己考出来,你还年轻。
  (隔了20天)第二次 我还是想塞钱,师傅鼓励我,第一次没有塞钱,第二次更加不要,相信自己。
  (隔了20天)第三次,我不但想塞钱,我还想找人帮我搞定。师傅说,我一直觉得你很聪明,只是你的大脑没有用在这里。我相信靠你自己,你一定能考出来。
   我每次都有两次机会,就这样我最后一次考出了。
   师傅在大门口等着我的样子,我真想过去抱抱他,突然间我这个,流浪的孩子,有种亲人的感觉,也许在外面收到的伤害太多了,我站在原处,眼泪偷偷的溜了下来。师傅大老远就看到了我哭了。我一走进:“哭个屁啊!你个小希斯。”他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的说着。
   接下来就是路考,整个车子上就我一个女的,考官突然叫我停车,换人,我思索了半天也不知道错出在哪里?我做到后面后,考官才说了句:“逆向行驶” 我才恍然大悟。
  大家都考完后,考官问我,移库多少分?
  我说 100分。
  再给我一次机会。 就这样我的驾照到手了。
 
 
     故事讲完了,我是哭着写完的。但是我真的很感激我的师傅,跟师娘。
 
  直到我考完。就是考完的那一天,我们是上午最后一车。考完已经很完了,就近吃了一顿饭,点的菜也不多,平均一个人50元还不到,后来我们觉得太少了,想给师傅买点烟。
  “你们有钱啊?在这里买?很贵的。”就这样师傅没有要。 
  
  师傅不是不要我们,是他都不要,他说,人都快老了,钱也差不多了,就像以后跟师娘好好的伴老。徒弟也不多收,一年就几个。人不工作,不充实。不过他这一辈也不会忘记我了,他最后还是说我,是聪明的,只是当时脑子没用在学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