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品牌驾校网内页横幅
你的位置:首页 > 学车故事 > 正文

我的学车日记

2012-10-14      阅读数: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当母亲笑呵呵从超市买回一大堆食盐放在厨房的角落里堆得像小山似的时候,我才发现日本人的核电站爆炸了。母亲的行为也许代表了一部分人的消费心理——喜欢跟风,当然并没有责备母亲的意思,毕竟她老人家没有什么文化。

话又说回来,虽然我比母亲多念了几年书,却照样跟着那阵风走上了那样一条路,比如说,学开车。

当看见别人开着车在大街上呼啸而过的时候,手心痒痒得可真难受,于是乎把几千块大洋顷刻间换成了一张薄薄的收费收据。然而刚踏出驾校的大门我便有了些懊悔,或者说顿时醒悟起来,因为我发现即便学会了开车我也买不起车,骄傲点说即便有了车我也养不起车。既然没有能力去做的事情为什么还去做?脑子有点糊涂起来。当初母亲拐弯抹角意思就是希望我再生个孩子的时候,我否决的态度可丝毫不亚于保护钓鱼岛的态度那般坚决。

忘记了补充一下,除了那张收据,还领到一本书,所谓的文考必读之类的书。那本书端在怀里不怎么有分量,却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往下沉。我忽然怀念起我的初中时代,打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津津有味看着金庸老先生的武侠小说,连查夜老师掀开了被子还浑然不知,结果可想而知,那本小说和老师一道像一阵风似的消失在宿舍门口,永远没有回来。

无论你对应试教育有多么反感,却始终逃不出它的手心,再说远些,不要为你现在不用念书了而沾沾自喜,可你的孩子却正在重复着你曾经走过的路。为了应付文考,也只好硬着头皮啃起了书本,条条框框的交通规则,五花八门的选择题,特别是警察叔叔的那些交通手势,比妈妈的唠叨还烦心。看了后页,前页的内容已记不清多少,记忆力大不如从前了,摸摸额头那些快乐过后留下的痕迹,才发现曾经的青春年少已渐行渐远。

文考的考场就像个大网吧,只是找不到网吧里那种轻松和随意,多了几许紧张,还有就是找不到键盘,一切用鼠标来决定自己的“命运”。且不论分数的高低,印象最深的是考场的工作人员,其中不
乏有长得贼好看的美女,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她会款款向你走来,而说话的声音用上“如雷贯耳”一词来形容丝毫不会显得夸张,真让人大跌眼镜,幻想中的那些美妙情景顷刻之间支离破碎。也罢,每天面对的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群,每天都重复着枯燥无味的工作,就当是姑娘们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发泄着心中的郁闷罢了。而自己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像明星般签上个大名,然后快点走人。

手里捧着一纸介绍信,有些羞涩地走进了训练场,我在寻找我的教练,这种情景和儿时刚刚步入学校的大门颇有些相似,因为无论你年纪有多么大,无论你自认为自己的社会资历有多深,来到这里你就是一名刚上幼儿园的学生。

几翻周折,终于还是找到了两位教练,几句寒暄过后,我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两只手有些害羞地躲进了口袋。教练的眼神快速把我全身扫描一番后,我发现在我的手上停留了片刻,似乎是在期待着我接下来的某些动作,我当然没那么快反应过来,直到过了两三天才慢慢找到答案,在和教练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忘记了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不是么,中国人在和朋友相会时都喜欢习惯性相互递上一支烟,然后就有了话题。然而,我很少吸烟,口袋里也没有准备好烟,所以,我的尴尬只能解释为咎由自取。而从此以后在每一个练车的日子,我再也不敢大意,口袋里都装着一包烟,时不时给教练递上一支,那些关于驾驶最基本的知识,和袅袅烟雾一起从教练的口中呼啸而出,扑面而来。众所周知二手烟是有害的东西,但世间任何事情有得必有失,我们可以吸其精华,弃其糟粕。

说起了烟,就再罗嗦几句吧。教练有的时候也会和我们蹲在一块,像儿时玩弹钢珠一般围在一起聊天,而聊天是少不了吸烟的,就像少了钢珠没法玩一个样。对于会吸烟的教练来说,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支塞进两唇之间,点燃,深深吸上一口,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然而不知道什么原因,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个男学员却从来没有享受过教练的烟是啥味道,哪怕是假意的传递动作都没有。我想起了一个场景,那是成年以后的某一天,父亲默默地给我递上一支烟,当时的我一股暖流幸福了全身,我想,那种感动一辈子不会有几次。

在训练场地度过的日子简直就是在挥霍青春,一辆车八九个人轮流着练习,一个上午也就只能上两次,其余的时间就守候在一旁相互扯蛋。从不认识到认识,男人们的交流很简洁,三言两语就解决了问题。而女人们就更加详细了,聊芝麻,聊黄豆,还有芝麻黄豆般大小的事情。当然并没有取乐女同胞的意思,毕竟个性有异,男女有别。况且在学车的人群中还流传说那样一种说法,来学开车的女人们都是些有钱人,至少都是些经济条件比较好的人,为此,你还得对她们刮目相看。

第一次开车上路,整张脸胀得通红,比洞房花烛夜还感到羞涩。一系列僵硬得不符合常规的动作,把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教练吓得手忙脚乱,好端端的一辆车到了自己手里咋就这么不听使唤,像多喝几两二锅头似的在马路上晃晃悠悠起来。仔细想想,一个家又何尝不像一辆前进中的汽车,只是面对渐渐老去的爹娘,面对嗷嗷待乳的孩子,行驶在生活的道路上,我这个当司机的又该如何去安全驾驶呢?

老实说,教练的收入并不是很高,才会给我们一种小气的感觉。既然收入不高,那就得想想办法,于是,就有了加班。如果你觉得在平常的训练当中属于自己练车的机会太少的话,那没关系,在适当的时候,你会准时收到教练略带权威的暗示你加班的信息。既然是加班,当然得另外收取报酬,每小时人民币五十元整,外加一顿午饭,如果你再大方点就给教练买上两包烟。加班的效果当然好,而且驾校,教练,学员三方“皆大欢喜”,只是亏了自己口袋里的票票。就这样,聪明的驾校把本来属于自己的经营成本成功地.悄然无声地像乾坤大挪移般转移到了学员身上。